21BS_2022全年限定經卷_Web.jpg

2022精選經卷閱讀計劃
​澳門基督教會信心堂 2022.8.28

icon_para.jpg

第九週:徒廿七1-廿八31|新群體的見證——選上到地極的路(2022年8月28-9月3日)

在保羅向亞基帕王申訴以後,總督非斯都決定如保羅所願,押他到羅馬上訴。在大家都期待保羅在羅馬如何申訴時,作者卻花了很大的篇幅,講述保羅往羅馬途中的遭遇(廿七1-廿八10)。在整個行程中,雖然主導整個行程的,是總督非斯都、御營軍百夫長猶流,以及同行的水手和士兵,但一場海上風暴,卻展現行程的真正主導者是上帝,而保羅成為同行者及接待者的安慰、支持和醫治(廿七33-37;廿八8)。最終,一行人平安來到羅馬,保羅不但繼續福音的工作,作者更以傳揚福音不受阻礙,作為全書的終結(廿八30-31)。

icon_history.jpg
  • 當停泊在克里特島的時候,保羅為何試圖阻止繼續航行?

在公元第一世紀,航行於地中海的船隻只有戰船和商船兩類,一般要經海路前往目的地(包括押送囚犯的情況),只能尋找順道的商船,付出一定金額讓船長答允接載。假如要作較長距離的航行,途中往往要轉乘不同的船隻。

保羅一行人在亞細亞的每拉轉乘的,是一艘從埃及往意大利運送麥子的貨船,由於逆風航行的關係,當這艘船抵達克里特島的佳澳時,已經「過了禁食的節期」(即贖罪日之後,大約是10月),進入了地中海的「航行危險期」。

由於按照當時的規定,凡在「航行危險期」向意大利供應糧食的船隻,在航行途中的任何損失,都可以獲得賠償。因此對船主和船長而言,駛離佳澳另覓更適合過冬的港口,風險並不算太高。但保羅卻關心到船上眾人的生命安全,故對冒險出航一事提出警告和勸阻。

  • 第一世紀地中海的航行狀況是怎樣的?

因著不同季節的天氣轉變,地中海的航行條件也有所不同,為保障船隻的安全,羅馬政府甚至制訂了每年禁止航行的時期,簡述如下:

3月11日            禁止航行期結束
3月11日-5月26日    航行危險期,風浪較大
5月27日-9月14日    航行安全期,一般風平浪靜
9月15日-11月9日        航行危險期,風浪較大
11月10日            禁止航行期開始
11月10日-翌年3月10日    禁止航行期,常有狂風暴雨

 

icon_word.jpg
  • 最後,讓我們一同透過「保羅到達羅馬(廿八17-31)」的記述,看作者如何為全書作結。

  1. 保羅進入羅馬並非一帆風順,而他到步後,作者知道,他將要面臨更嚴竣的考驗。不過,保羅雖然受當時的處境所限,他既無法掌握審判的進程,也無法改變被囚的狀態,然而,保羅並沒有被環境所主導,他選擇在他有限的範圍、繼續傳道的工作。當別人看見他危在旦夕,他卻看見福音擴展的出路;當別人認為他處處受限,他卻無拘束的與猶太領袖傳講耶穌(廿八17-22),他正展示基督徒的自由:不是放縱自己、為所欲為,而是甘心樂意成為主僕、選擇服侍他人。
     

  2. 即使保羅如何忠心,並且力證基督的工作,保羅清楚知道,福音的效果並非掌握在他手裡。當保羅向當地的猶太領袖傳講耶穌時,有人接受福音,有的斷然拒絕,就像主耶穌在世時,人們拒絕祂一樣。然而,保羅並沒有因而受到打擊,相反,他仍選擇作出勸勉眾人,並且更堅定要將福音傳到外邦(廿八28)。或許,在人眼中這是福音工作的挫折,但在保羅眼中,這正是福音傳遍萬邦的開始。
     

  3. 記得當保羅第三次傳道旅程時,他已經表明期望能前往羅馬(十九21),根據他所寫的《羅馬書》,保羅甚至希望以羅馬所為新的福音根據地,繼續往西班牙展開福音工作。結果,主以意想不到的方式,引導他到達羅馬。事實上,福音的工作,沒有因為人對保羅和教會的迫害,受到延誤和阻礙。當全書進入尾聲,作者這樣總結:「⋯⋯保羅在自己所租的房子裏住了足足兩年。凡來見他的人,他都接待,放膽傳講上帝的國,並教導主耶穌基督的事,沒有人禁止(廿八30-31)。」或許門徒各有限制、教會有時會遇上矛盾,但在上帝的恩典下,當人承認自己的不足、轉向委身於主,主耶穌便讓我們經歷祂的作為,最終,福音不受任何約束地傳揚,讓更多人得知上帝的憐憫。
     

icon_walk.jpg
  1. 經歷完險些失去性命的船程(廿七13-廿八10)後,保羅抵達意大利和羅馬。經文提到「保羅蒙准和那個看守他的兵另住在一處」(廿八16),說明保羅仍是處於被囚、人身自由受限制的狀態,但他看到的卻是他仍能自由地向人宣講福音。反思:對你來說,自由是什麼?自由的目的是什麼?保羅的選擇對你有什麼啟發?
     

  2. 保羅在羅馬停留期間,把握機會向人講解福音,聽的人仍然是「有的信,有的不信」(廿八24)。然而,他引用先知以賽亞的說話去堅定自己所作的(廿八25-28),因他熟悉聖經的教導,所以不致就此氣餒。反思:或許我們傳福音都試過有得時,也有不得時的時候,我們會有什麼感覺?我們會就此否定上主放在我們身上的使命嗎?
     

  3. 《使徒行傳》的結尾有一個有趣的地方,就是它沒有把保羅的餘生很清晰地記述下來,重點反而落在了「⋯⋯教導主耶穌基督的事,沒有人禁止」(廿八31)。因此,《使徒行傳》不是旨在成為保羅的生平傳記,而是說明上帝的國如何在不同的困難中仍然不斷擴展。而這個「開放式」的結尾,亦似乎是路加醫生在向讀者發問:「你願意加入『傳講上帝的國』的這個行列嗎?」反思:看完整個《路加福音》和《使徒行傳》(上下集),你有沒有什麼想向上主立志回應的呢?

​編輯:黎光偉、盧啟智、余俊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