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BS_2022全年限定經卷_Web.jpg

2022精選經卷閱讀計劃
​澳門基督教會信心堂 2022.11.27

icon_para.jpg

第四週:啟四1-五14|基督審判一:聖父聖子得榮耀(2022年11月27-12月3日)

  在基督透過約翰勸勉七教會後,作者帶領讀者進入了敬拜的場景。然而,敬拜的地點,不是在耶路撒冷,或世上任何一個敬拜上帝的地方,而是在天上——上帝屬天的居所。第四、第五章,分別呈現兩個天上敬拜的情景,從向上帝崇拜,到向上帝的羔羊崇拜;從猶太人傳統敬天的異象,到當代專崇君王的場面。以上的景象,都展示上帝與基督的尊榮和掌權,最終,由成就救恩的基督,揭開了先祖以來的奧秘,讓信徒知道末日的盼望。
 

icon_history.jpg
  • 啟示錄第四、第五章所描寫的異象,與當時信徒所面對的處境有何關連?

從所羅門王的時代開始,聖殿就是猶太人的敬拜中心。同時,聖殿敬拜的持續,也象徵著上帝居於猶太人之中、在地上執掌王權。因此,當聖殿在主前586年首次被毁,對被擄流散的猶太人而言,能夠歸回耶路撒冷並重建聖殿、恢復敬拜,就意味著上帝依舊統管萬有,屬上帝的子民雖然要面對暫時的苦難,仍能保持著得拯救的盼望。

然而,來到主後70年,耶路撒冷和聖殿又一次毁於羅馬軍隊之手。而經過第一次猶太羅馬戰爭之後,羅馬政府為強化對各行省的統治,大力在全國推動君王崇拜,在許多重要的城市建築敬拜羅馬皇帝的宏偉神廟,更令到再次重建聖殿的希望變得渺茫。

對於當時大部分具有猶太背景的基督徒而言,聖殿被毁同樣衝擊著他們對上帝的信心。因此,在啟示錄第四和第五章的異象中,透過榮耀的寶座和二十四位長老、四活物所構成的敬拜場景,指出地上的聖殿雖然被毁,但天上的敬拜並未止息。而上帝以坐在寶座上、手握書卷的君王形象出現,更清楚地表明即使表面上羅馬皇帝統治全地,但上帝才是真正的掌權者。

 

icon_word.jpg
  1. 從上主到王者:來到第四章,約翰所見的異象,相信為猶太人所熟悉,因與《聖經・舊約》天啟文學中、眾先知所描述的情景極為相似。首先,在上帝的子民面臨重大挑戰時,約翰跟過去的先知一樣,領受天上的異象,轉換原有的視覺,率先窺見天上的場景(啟四1,參結一1)。他不但看見坐在寶座上充滿榮耀的主(啟四2-3,參賽六1;結一26-27),並且有四活物的敬拜(啟四6-8,參結一5-10)。

    然而,這異象不止於猶太人對上帝過去的認知,經文添上新的內容。除了描述24位長老——上帝忠心的僕人,將頭上的冠冕摘下、獻在寶座前外,他們更頌唱:「我們的主,我們的上帝,你配得榮耀、尊貴、權柄⋯⋯(啟四11)」當中「我們的主,我們的上帝」,這是當時人對羅馬皇帝多米田的專稱(dominus et deus noster);而「配得⋯⋯」等字詞,都不是舊約敬奉上帝的用語,而是當代敬拜君王所採用的字詞。約翰似乎要告訴當時的信徒,他們所敬奉的上帝,不但是天上的創造主,祂更是全地的主,是萬王之王。
     

  2. 從上帝到基督:到了第五章,經文似乎有點重覆了第四章的內容,此章同樣有四活物、24位長老的敬拜(啟五6-13),然而,敬拜的對象卻變成了「羔羊」(啟五6),而這場羔羊敬拜,是以寶座上的主手執的封印書卷作為開始。

    根據《但以理書》最後一章,當先知想知道末時的結局,主卻回應:「但以理,去吧!因為這話已經隱藏封閉,直到末時(但十二9,另參十二4)。」此刻,約翰同樣看見從天而來的書卷,起初,他因在末時仍未有人能展開封印的書卷而大哭;然而,天上的長老,卻暗示只有基督——猶大的獅子、大衛的根,才能揭開這天國的奧秘。接著,基督以曾被殺且復活的羔羊出場,祂既有象徵權能的角,以及上帝察看萬物的靈(啟五5-6)。最終,天上的天使、四活物,以及長老們,一同再以歌曲頌讚上主和羔羊,宣告這位獨一的主已掌權,因信徒所倚靠的基督,祂已完成救贖,並且帶來終極的勝利。
     

icon_walk.jpg
  1. 正如「內文淺釋」提到,《啟》四章用了不少當時用來進行帝王崇拜的用語(例:「我們的主,我們的上帝」、「配得……」等)來描述對上帝的崇拜。一方面,這樣能讓當時代的信徒更加明白敬拜上帝的意思,另一方面,經文也在提醒信徒上帝才是那位真正值得我們敬拜的主,而不是羅馬皇帝。反思:試想想,對您來說有沒有什麼人、事、物的重要性,在不自覺中變得比對上主的信靠更大?試分享並在禱告中回轉。
     

  2. 到了第五章,經文提到使徒約翰因不能打開那被封印的書卷而大哭,但同時又提到他可以放心,因為主基督「已經得勝」(五5),能打開那書卷,帶來了救贖。反思:試想想,在您的生命中,有沒有什麼經歷是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在自己身上,以致無法放下前行的呢?經文提醒我們,世上總有些事是我們無法在現在完全明白的,但更重要的,是主基督已經得勝,信靠祂的人必能與祂一同跨過這些艱難。
     

​編輯:黎光偉、盧啟智、余俊德